走近库车
网站搜索
风土人情
克孜尔千佛洞的人体艺术
来源:  你是本文第位浏览者 发布日期:2014-11-19 页面功能: 【字体:

龟兹石窟是一个精彩纷呈、令人叹为观止的伟大艺术宝库,这里集中了东西方流派的精彩,闪烁着民族创新的光辉。龟兹石窟壁画人物造型逼真,栩栩如生;画风格调优雅,意境高深,飘动着人体艺术的旋律,飞旋着让人醉心的色彩。虽然是佛的世界,却饱含着世俗生命的欢乐,洋溢着人间的气息。画家仿佛把人世间的美都集中到了佛国仙境,在这里创造了东方人体艺术的天堂。

(一)、希腊人体艺术的影子

深受犍陀罗艺术影响的龟兹人体艺术,追本溯源要延伸到古希腊艺术史。在古希腊,人体是最值得人们珍爱的对象。古希腊艺术史中曾载有雅典艺伎芙莉娜因美而获罪,又因美而释罪的美丽故事。

相传以摄人的美貌而闻名全城的雅典美人芙莉娜,由于经常被画家和艺术家请去做模特儿,竟以违反教规和有伤风化的罪名成为被告。在法庭上,所有的陪审员都怒不可遏地斥责她是万恶之源,激愤的人群大嚷大叫:“处死她!处死她!”严厉的法官已决定将她处以极刑,死罪似乎已成定局。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芙莉娜的辩护人基彼里德慢慢揭去她身上的紫红色长衫。蓦然间,法官和群众都惊呆了,法庭上顿时鸦鹊无声。原来,芙莉娜紫红色的长衣下面没有穿任何衣服.此刻完全暴露出她修长、丰盈、光洁而夺目的身体。陪审员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无法掩饰自己的惊讶和震颤—美妙绝伦。美得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美得任何一位只要看过她一眼的人都无法不由衷地赞叹:“我们没有理由把上帝赋予人类的绝伦精品毁掉。”无需更多的辩护,基彼里德仅出一言。

随着一阵阵的惊叹,刚才一个个满腔愤怒的陪审员,包括原告在内都默不作声了,艺伎芙莉娜被宣判无罪释放。芙莉娜的案例昭示着人体美的胜利。

法国文艺理论家丹纳在《艺术哲学》中写道:几乎所有与古希腊为邻的民族,都以裸体为羞,只有古希腊人毫不介意地脱掉衣服参加角斗与竞争。在斯巴达,青年女子在锻炼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裸体,希腊瓶画里奥林匹斯山的神和荷马史诗中的英雄们,赤裸着矫健的躯体在搏斗、在征服、在欢舞、在恋爱……这是对男性的勇猛和力量、女性的典雅和柔美的赞歌。古希腊的画师们以单纯优美的线条所勾勒的画面有如牧笛般欢快明朗,奏出了人类童年时代生活纯洁无暇的乐章。罗马时代,酒神祭大都在庙中举行,这时的舞蹈是带有象征性的,男女演员们都赤身裸体在祭坛前吹打弹唱,翩翩起舞……对宗教的虔诚使人们将裸体也视为神圣.他们认为最好的娱神方式,莫过于在神面前展现那俊美娇艳的身体,表现那健康的体魄和力量。

龟兹艺术家吸取了古希腊和犍陀罗艺术的精髓,最能触发激情的视觉对象,以肉体灵魂寄托的生命实体为对象,表达了他们对佛、菩萨、飞天的崇敬,对自由的向往和对自然的钟爱之情,裸体审美也成为了龟兹民族的风范,裸体艺术成了丝路文明发达的一个象征。

存龟兹石窟中,众多的裸体艺术形象中,女性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而且与龟兹民族的历史文化、社会生活以及佛教教义、佛教艺术结合得十分和谐自然。

克孜尔石窟把希腊人体艺术美推到了新的境界.称得上是一个多彩的人体艺术画廊。这里遗存的佛教故事和世俗生活的裸体艺术形象数以千计。龟兹人以大胆创新的精神和非凡的勇气,为世界艺术史留下了一道十分亮丽的风景线。

克孜尔13窟善美,健婆闼婆及女神图:冯斐

(二)、爱意绵绵的音乐女神

佛说法,在佛经记载中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因为佛要把深刻的道理讲给沉迷的人们,唤醒他们并指引他们追求天国的幸福。天国是一个幻想的琦丽的世界,因而在说法讲到微妙之处,常常伴随着音乐、歌舞,这个乐队的成员常常半裸或全裸,既有男,也有女,而且往往男女成对。38窟左右壁《说法图》上方带状的十四组伎乐(或称乐神)图就是一男一女配搭在一起的典型例证。而《说法图》中的男女乐神相对来说更重情趣,或站或坐,彼此相偎,在薄而透明的纱衣下显现健美的身体。

除《说法图》以外,在洞窟后室涅槃像座或壁画的旁边也有这种情侣般的男女乐神,而且单独形成画面,较之《说法图》中出现的更优美。以163窟后室左壁为例:女乐神裸上身,带胸罩,弹箜篌,交脚而立,肩、胸、胯部都有较大的扭动,姿态柔媚。男乐神全裸,佩璎珞,披锦带,伏女乐神肩上,与女乐神叙谈,生活气息浓郁,异于周围面面,艺术价值很高。20世纪初,德国格伦威德尔和勒柯克探险队“光顾”克孜尔的时候,十分惊讶这些精致完美的创作,掠走了其中最精美的画幅。

这情侣般的乐神,通常根据佛经把男像称乾闼婆,为天龙八部之一;女像不明,有可能是乾闼婆的妻子阿布沙罗斯,传说她亦善乐器歌舞,与乾闼婆恰成一对。克孜尔壁画中的伎乐常成双成对,原因或即在此。外国学者把他们名之为“女神和天国的乐师”,大概也是这个意思。但它为什么和佛涅的图像放在一起,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呢?我们知道,佛教—特别是其中的小乘教派,是把涅槃当作从轮回解脱的最后一步,好象不是一件痛苦的事。《大般涅槃经》卷十三圣行品第十九说:“诸行无常,是生来法……生灭灭矣,寂灭为乐。”所以佛教画面中表现佛涅槃,除了第子举哀,有时还有乐队演出场面。乾闼婆和他身边的女像很可能就是以这场宗教仪式的乐师的身份出现的。

窟右道壁端的“佛度化乐神善爱故事画”,画上有一对情侣般男女。女裸上身,戴胸罩.弹箜篌,变脚而立,腰和胯部大幅度扭动,姿态十分优美;男全裸.佩璎珞,披锦带,伏女肩上与女叙谈,双目相视,含情脉脉,柔美气息充溢画面。故事讲述的是乐神善爱自恃演奏技艺高超,常傲慢无理,佛涅槃前化作一女乐神前来与其比赛演奏箜篌,演技远胜善爱。然后佛现出本形,善爱深知悔过,于是礼佛 听法,皈依佛教。图中右侧为善爱,左侧肤白者为女乐神,人物线条如行云流水,笔法流畅,表情传神生动,可谓身心完美的统一。

 

菩萨也是美女 图:冯斐

(三)、菩萨也是裸体美女

克孜尔石窟壁画中的《传法图》相当普遍,比较常见的有两种。一种以连续方格的形式出现,幅面小,场面也小;另一种以通壁壁画的形式出现,场面大,气氛也较连续方格为庄重。但一壁之中多分成三组或五组,各成单元。每单元内容大体相同:佛居中,左、右听法诸菩萨、比丘、婆罗门、伎乐。值得注意的是, 在佛脚下常横卧一全裸女子,闭目锁眉,似不胜痛苦状,内容不详。德国学者把她称为“死去的女优”。8窟、38窟、98窟、163窟都有这种图像,格伦威德尔和勒柯克剥走的壁画中亦有此类内容。

《说法图》的佛座两侧,常有全裸或半裸的女子交脚而坐,双掌相合作听法状,姿态十分优美,故名之为“闻法菩萨”。闻法菩萨常与上述之卧地裸女结合在一起,成为一种固定的图式,或谓闻法菩萨与裸女在内容上有某种关系,亦未可知。

供养菩萨实际上也是裸女,不过出现的场合与闻法菩萨不一样,它一般在正壁龛的两侧,以供养的形式出现。

克孜尔23窟裸舞女

克孜尔8窟舞师女佛 图:冯斐

(四)、风情万种的舞蹈菩萨

或称舞蹈“菩萨”。几乎全裸,仅着臂环或脚镯一类的饰品,此外便是用以助舞的绸带。舞蹈菩萨也多出现在《说法图》中。佛说法时,常有伴随着音乐歌舞的女子,这类舞女可就是天宫乐队中的小角色。

佛经中把天国描述成为一方净土,这是一个幻想的奇异世界。在这个世界洋溢着鸟语花香,一片歌舞升平,充满了博爱、幸福。既然是这样一个美好的世界,那么乐舞是处处可见,必不可缺少的了,所以在龟兹石窟中,不论是说法图、因缘故事图,还是佛传故事图、本生故事图或其他内容的画面中, 常有全裸或半裸的乐舞菩萨,飞天、天宫伎乐.或是单独成图,或是成双成对,或是成队结缘出现。如克孜尔8窟中的“舞师女作比丘尼”讲的是某舞师的女儿聪明美丽,颇善歌舞却轻浮傲慢,后被佛度化出家为尼。画面表现舞师女在佛面前歌舞,全身赤裸,仅有披帛饰身,显示出婀娜的身姿。她左手上托,右手弯肘呈下推状,双脚交叉,出胯扭腰。这幅画和被誉为“舞神”的101窟裸女相呼应,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两幅画中裸女的形态舞姿几乎无异,如同动作协调,舞姿优美的双人舞,不同的是前者头部微侧、目视右方。克孜尔175窟五趣轮回图中,一裸体舞女,舞姿优美,动作强烈,作较高跨度的跳越,可和当代芭蕾舞媲美。从画面上看,其向右跳越,但头部却回转,顾盼左面,交足而坐,怀抱箜篌,双手作打拍节状,与舞女舞步相合的半裸者,其动作配合默契,观者能从画面上感受到舞姿的柔美,其节拍旋律变化的传神。克孜尔l 61窟中有一对相互偎依的裸体伎乐菩萨,一个鼓腮吹笛妙音萦绕,另一个双手抱排箫随时准备弹奏配乐,用笔细腻.造型优美,是众多伎乐菩萨中的佼佼者。克孜尔76窟降魔图中的裸女,左手呈“剑指”指向佛身,右手叉腰,双脚磋步,扭动着臀部。克孜尔38窟前壁窟门上方说法图右侧有一全裸菩萨,身披绿色飘带,挂一长璎珞,身躯盈洁丰润,头部微转,双目略下视,在虔心听法,似有所悟,情不自禁地舞动起双臂。83窟中的仙道王后故事书翩翩起舞的裸体王后等千姿百态的健美舞姿使观者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这些风情万种的舞蹈菩萨在龟兹石窟中争芳斗研,放射着奇彩异香。

83窟壁画反映的《仙道王与王后》故事大意是:仙道王善弹箜篌,月光王后擅长舞蹈。在一次跳舞时,仙道王看到了王后将要寿终的预兆。画面中国王坐在有靠背的高座上,其身后有一箜篌。国王前面是手执飘带轻歌曼舞的王后。王后赤身裸体,身材苗条,手腕与脚腕处带镯铃,双手舞动彩巾,左腿后翘,躯体前倾,突出了双乳,姿态柔美,楚楚动人。这是一幅集迷人的裸体艺术与令人倾倒的龟兹舞蹈于一体的美术精品。

龟兹舞蹈典雅优美,动感强烈,又有碗舞、花巾舞等极其地方民族特色的民间通俗舞。不仅舞曲富有西域特色,而且造型生动,特技惊人,剧情复杂,服饰华丽,是新疆和中亚民族舞蹈创作取之不尽的艺术源泉,对中原、漠北、日本、朝鲜及东南亚的舞蹈产生了巨大影响,在世界舞蹈史上留下了光辉的篇章。


克孜尔83窟月光王后 图:冯斐

《娱乐太子图》中之宫女诱惑(局部)图:王建林

克孜尔76窟树下诞生 图:王建林

(五)、佛成道前的宫女诱惑

如果说前面所举几类裸体像属佛成道后的故事,那么佛成道前还作太子时图画中的裸像也具典型意义。据佛经记载,当佛还是太子的时候,因看到现实生活中种种苦恼而决心出家。其父净饭王为留他继承王位,便有意在其周围营造一个纸醉金迷的环境,使他对世俗产生留恋。《佛本行集经》曾记述其情况:“……复教宫内,严加约敕。诸采女等,昼夜莫停,奏诸音乐,显现一切娱乐之事,所有女人幻惑之能,悉皆显现”。《娱乐太子图》描绘的就是这一情节。可是,这种图像在克孜尔现存的壁画中已属少见。悉达多太子被置于画面中心,四周环绕着宫女和伎乐,太子托腮沉思。图中太子旁边的舞女全裸。就此幅来说,无论从构图、气氛还是人物形象而言都十分完美,是克孜尔壁画人体艺术之精品。

壁画中绘有20个人物,未出家的太子居中,左侧有9个宫女,着紧身胸衣,袒臂吹箫、击掌、 逗鸟,姿态妖媚,气氛热烈。靠近太子的一全裸宫女,用手托乳房,上身前倾逼近太子,有明显引诱之意,而太子头转向左侧,不屑一顾,漠然置之。两个人物的神情与动态,一冷一热,截然不同,反衬出太子不受诱惑、坚定出走的信念,赞扬佛祖在出家之前非凡,超人的精神风范。

克孜尔石窟壁画表现佛成道前“看破红尘”的段落,除《娱乐太子图》外,《耶输陀罗入梦图》也有裸体形象。故事大意是,当悉达多太子产生出家的念头之后,某晚.他看到宫女和妻子耶输陀罗沉睡以后失态的身体,更坚定了出走的决心,于是当夜便偷出宫门,让马

夫车匿牵来名叫犍陟的良马,由四位天神捧起马足,逾城而去。克孜尔110窟的同名壁画却着重表现耶输陀罗和宫女熟睡以后袒身露体的体态,用以反衬一旁冷静脱观察托腮沉思的太子深邃的思想。在这里,裸体是因故事内容而有意安排的。


克孜尔118窟宫女诱惑图:冯斐

(六)、美丽绝伦的莫耶夫人

克孜尔壁画佛传故事中不少描写太子降生的图画也有裸体艺术形象;无忧树下,摩耶夫人斜倚在侍女肩上,双腿交叉站立,右臂扬起,太子从她臂下肋间诞生,上身因之微向右倾。姿态从容、高雅、完全是舞蹈动作。 在这组人物的旁边,同样以动人的姿势站立着的是裸体的年轻太子。他和他的母亲摩耶夫人的人体形象在画家的彩笔下,得到了充分的表现。175窟后室右壁和99窟左道外壁现存比较完整的画面。

克孜尔99窟释迦诞生记.图:冯斐

(七)、魔女更疯狂

克孜尔石窟壁画《降三魔女》图画中的裸体最无掩饰.传说佛在修道的时候,魔王波旬嫉惧佛法威力.曾派遣他的三个女儿前往引诱,妄想以姿容美色“乱其净行”;画面即表现三女诱惑不成又变成三个“老母”的情节。图中佛居中结跏趺坐,作苦修状.其右侧为体态丰¨腴而神情轻佻的三魔女,根据故事情节又在其左侧则绘三个丑婆, “头白面皱,齿落垂涎,肉销骨立,腹大如鼓”,当是三魔女后来所化。当年,德国人勒柯克曾在“孔雀洞”(今76窟)剥走一副,现存德国柏林印度博物馆。

克孜尔76窟《降三魔女》图:王建林

魔女更疯狂 图:冯斐

(八)、性感十足的龙王妃

这个题材在克孜尔石窟壁画中屡见不鲜。亦属佛传故事.表现龙王在妃子陪伴下来佛前听法的情节,意在赞颂佛法的伟大。

龙王的形象在中原佛教遗址中不大常见,而在克孜尔石窟壁画中则屡见不鲜,192,196、198窟均可见到,但多漫漶不清。画面将龙王处理为年轻王者,身穿透明纱衣,神态慵懒,由龙王妃搀扶,缓缓而行。

除了上述的七大类型,其他还有许多较性感的人体画。诸如“大自在天及妻”,“老婆罗门的拥抱”、“乐舞菩萨”、”降魔变裸女”、“水人戏蛇”等以及那些凌空飞舞、体态轻盈,姿态十分优美的飞天和摆胯扭腰、亭亭玉立、目光柔美的伎乐菩萨,无不充满生活情趣和闪烁着美的光彩。

另有一裸体少女站在清澈碧透的池水之中,水没至膝,流畅抒情的线条勾勒出窈窕而又丰满的躯体,滑脂般娇嫩的肌肤,浑圆高耸的双乳,使观者感受到生命的活力和高尚无邪的美与爱,比近两个世纪前意大利大画家安格尔创作的 世界名画《包尔邦逊的浴女》更富有现实主义和人文主义色彩。

  打印】【关闭  
|  首 页  |  组织机构  |  援疆动态  |  援疆成果  |  两地交流  |  援疆投资  |  政策制度  |  援疆风采  |  走近库车  |  工作通报  |  援疆地图  |
版权所有 宁波援疆网 Copyright (c) 2011-2012 yjw.nbdp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