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疆风采
网站搜索
干部风采
愿生命之花 美丽绽放
来源:  你是本文第位浏览者 发布日期:2018-11-16 页面功能: 【字体:

    11月9日,库车县人民医院麻醉科办公室内一阵电话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瞬间打破办公室的宁静。苏来曼医生拿起电话:“喂,你好,麻醉科,什么!早产2个月的娃娃,现在6个月,才5公斤,嵌顿疝,已经饿了一天了,有了脱水症状! ”苏医生边说边把询问的眼神投向了宁波援疆麻醉医师蔡晓雷主任,没想到蔡主任二话不说,马上起身说:“急诊手术,没有禁食要求,马上术前准备! ”挂了电话,苏医生向蔡主任汇报了患儿的基本情况,最后有点忐忑不安的说:“蔡主任,我们医院之前做过的患儿最小年龄是18个月,可现在这个是6个月的娃娃,我没把握。”蔡主任拍了拍苏医生的肩膀,安慰他说:“没关系,碰到问题,解决问题,以后就有把握了嘛,放心,我在后方医院曾经做过最小出生才1天的新生儿麻醉,来吧,我们一起加油!

    回到刚刚结束手术的手术室,蔡主任和苏医生有条不紊的进行术前准备——检查麻醉机,抽取各种麻醉药,准备好各种抢救药物,10分钟后,患儿被准时抱进了手术室。第一眼看见患儿的时候,大家都被小家伙的外貌萌倒——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微蓝的瞳孔,但是在场的医护人员都知道,现在不是逗小家伙的时候,蔡主任把患儿轻轻的放上手术台,揭开包在孩子身上的被子,大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心瞬间狠狠地抽了一下,小孩的左侧阴囊明显往外鼓出了一大块,皮肤颜色也已经红肿,随着小孩的哭吵,鼓包越来越大。看着眼前的情况,蔡主任皱皱眉头急忙说:“赶紧接上监护仪,我们抓紧时间进行麻醉诱导,先让孩子安静下来,否则鼓出来的肠子会越来越多,嵌顿的程度会越来越厉害!”随着镇静药沿着孩子细小的静脉流入体内,孩子终于安静了,接下来,进行关键的一步——骶管阻滞,手术能不能顺利进行,这是至关重要的操作。蔡主任抽药,消毒,进针,回抽,推药,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麻醉完成后,蔡主任示意外科医生赶紧进行手术。但是当外科医生下刀划皮的刹那,小孩一下子动了起来。台上的外科医生赶紧停下手术刀,向蔡主任投来了询问和怀疑的眼光。“因为时间紧,骶管阻滞的麻醉药还没有完全起效,苏医生,我们加深麻醉。”随着时间的流逝,麻醉深度已经足够,孩子也安静的睡着了,呼吸平稳,血压平稳,但是蔡主任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目不转睛的关注着手术的进程,直到外科医生把孩子嵌顿的肠管解开,看见患处的肠子恢复血运和正常的蠕动,蔡主任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紧缩的眉头总算是松开了,肠子算是保住了。接下来的手术操作就按部就班进行,1个小时后,手术结束,小孩各项生命体征平稳的送回了病房,蔡主任的脸上虽然有疲惫,但是更多的是满足的笑容。

    再次回到办公室,全程在场的麻醉科刘阳主任高兴的说:“蔡主任,真的是非常感谢你,这例手术的麻醉,开创了我们医院患儿手术麻醉最小年龄记录,真的是非常不容易啊!”蔡主任摆摆手,轻声道:“不要客气,这本来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嵌顿疝是小儿常见的急诊手术,今天这个孩子说是早产儿,体重小,术前脱水,患处情况不明确,病情就是命令,丝毫拖延不得,否则,小孩的肠子就有坏死的可能。蔡主任接着说:“小儿麻醉不管在哪里都是一个难点,因为孩子不是成人的缩小版,无论是解剖结构,用药剂量,还是术中的管理,都有其特殊性,所以,绝对不可以拿成人的那一套来照搬在小儿麻醉管理上,这些问题,我们在以后的工作过程中慢慢一起来体会和掌握吧。”刘阳主任和其他的麻醉科医生都是频频点头。

    “我们来援疆,做多少台麻醉其实并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把内地先进的理念和临床思维传递到这里,只有这里的本地医生掌握了这些,我们援疆的目的才算是真正达到了!”

    蔡晓雷表示,每一个生命都是唯一的,不可复制的珍贵个体,我们麻醉医生的职责就是悉心呵护每一朵暂时遭害虫侵袭的生命之花,帮助其尽快摆脱阴影,迎着朝阳,灿烂绽放!

  打印】【关闭  
|  首 页  |  组织机构  |  援疆动态  |  援疆成果  |  两地交流  |  援疆投资  |  政策制度  |  援疆风采  |  走近库车  |  工作通报  |  援疆地图  |
版权所有 宁波援疆网 Copyright (c) 2011-2012 yjw.nbdp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